克莱顿·克里斯坦森: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本文节选自《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克莱顿·克里斯坦森

没有认真考虑目标和使命可能是导致企业挫折和失败最重要的原因。——彼得·德鲁克

如何确定你的人生目标

2009年秋季学期结束的前几周,我被确诊患有癌症,此前我父亲也死于这种癌症。我在一堂课上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学生,包括告诉他们现有的医疗条件可能无法治疗我的病。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一直利用每学期的最后一堂课与学生们讨论我在本书中提到的几个关于人生的问题,然而尽管我很努力地去解释,我感觉最好的情况是:最多有一半的学生在离开我的课堂时会认真地思索改变,而剩下的学生则会认为这个主题所讲的事与自己无关。

对于那天的课程,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认真思考人生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当讨论的理论适用于他们的人生和我的人生的时候,我们的谈话确实比以往都要充满力量。我想,这是因为我们花时间去讨论了明确人生目标的重要性。

每个企业也都会有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体现在企业的价值取向中,并有力地影响着企业行为准则的形成,这种行为准则使得企业成员在各种情况下都知道什么是重要的。在许多企业里,关于什么是最重要的规则并没有正式确定下来,当紧急情况出现时,一些握有实权的管理者或者员工相信,他们可以利用企业的目标去实现个人目标,无论他们的个人目标是什么。对于这些人来说,企业实际上处于被利用的地位,而这样的企业则会逐渐衰弱,整个企业、产品以及领导也会很快被遗忘。

但是如果一个企业具有明确的、公认的目标,那么它的影响和作用将会是非同寻常的。企业的目标将起到灯塔的作用,使员工的注意力聚焦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这个目标还会使企业比任何一个管理者或者员工存在得更久。苹果公司、迪士尼、KIPP学校(在内城区特许成立并且有突出成就的学校)以及Aravind眼科医院(印度一家眼外科医院,患者人数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医院)都是这样的例子。

没有目标,任何商业理论对于管理人员的价值都是非常有限的,即使它可以被用来预测一个重要决定可能带来的结果,在此基础上管理人员对这些结果进行评价,从而决定哪个是最好的。例如,如果我将我的破坏性创新展示给安迪·格鲁夫和谢尔顿将军时,对他们的目标没有清晰的理解,那么我就跟一个讲解员没有什么区别。

同样道理,要将本书中建议的价值最大化,你必须为自己的人生设定目标。为此,我要向你们描述我所知道的设定目标的最好方法,并举例说明我在自己的人生中是如何使用这一方法的。我对自己目标的设定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过程,我也会向你介绍这一过程。

目标的三个组成部分

有效的企业目标包含三个组成部分:

第一,我将它称为“画像”。通过模拟,一位伟大的画家在创作油画之前,常常将脑海中的图先用铅笔勾勒出来。一个企业的“画像”是它的关键领导和员工对企业在发展道路上最终形成的样子的想象。“画像”一词在这里十分重要,因为它说的不是员工在未来某天兴奋地发现企业已经发展成的样子,而是企业的管理者和员工希望在每个关键时刻企业被建设成的样子。

第二,企业的目标要发挥作用,需要所有员工对所描绘的“画像”拥有强烈的认同感。企业的目标不可能只停留在纸上,因为在发展过程中,需要做出取舍的时刻会不停地出现,无法预料,如果员工没有这样强烈的认同感,那么当一次次情有可原的情况出现时,企业的目标最终会走上岔路。

第三,它的标尺作用。企业的员工们可以以这一标尺为准则来评价自己的工作,将员工凝聚在朝着企业目标前进的道路上。

未来“画像”、认同感以及标尺三个部分构成了一个企业的目标。

追求积极影响的企业不能在偶然的情况下确定自己的目标,有价值的目标也不会产生于偶然。世界充满了海市蜃楼、自相矛盾和不确定性,所以目标不可能是命中注定的,它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构想和选择后产生的。当目标确定好后,它如何被实现却常常是出人意料的,因为机会和挑战会不断出现并被解决。伟大的企业领袖知道利用目标的力量帮助他们立足于世界。

对于非商业组织的领导人也是一样,那些领导社会改革运动的人——比如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等——都有着非常清晰明确的目标;对于致力于使世界更加美好的社会组织也是如此,比如无国界医生组织、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以及国际特赦组织。

上帝并没有派人送给他们使人信服且具有价值的目标,同样,上帝也不会向你送来那样的目标。你想要成为怎样的人,你的人生目标非常重要,所以你不能把它交由偶然来决定。它需要你深思熟虑、精心地去构想、选择和管理。在你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出现的机会和挑战本身具有不确定性,而我非常认可用战略性思维去面对这些意外出现的机会和挑战,所以我实现目标的过程也是这样一步步进行的。有时,未预料到的危险和机会在我朝着目标前进时出现在我身后,有时它们又像微风迎面而来。我庆幸的是,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我没有过于死板和顽固。

我努力确定了我的人生目标,也帮助我的许多朋友和以往的学生定义了他们的人生目标。真正理解人生目标的三个组成部分,即未来的“画像”、认同感以及标尺,是我所知道的确定目标并在此目标下生活的最可靠途径。

最后,请记住: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事件。我花了几年时间才最终确定我的人生目标,但这是值得的。

我想要成为的人

给自己“画像”,也就是确定愿景,即你想要成为的人,它是三个组成部分中最简单的,也是最理智的过程。

对我来说,最初的起点是我的家庭,对于你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也是一样的。我受益于强烈的家庭价值观和家庭文化,我的父母有很强的信念,我在他们强有力的影响和鼓励下种下了信念的种子。然而,我直到24岁才明白这些事。

我生活里的两部分内容是想象自己未来“画像”时的丰富源泉。我利用从家庭、圣经和祈祷中学到的东西去帮助理解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这也是上帝希望我成为的人。

最后,我是一个专业的人,真诚地认为管理在做得好的情况下是所有职业中最高尚的,没有哪一个职业能像管理一样为他人提供学习和成长的机会,让他们懂得承担责任并取得成绩,以及为团队的成功做出贡献。构想自己的未来时,这是我认真思考的问题之一。

从以上几个方面,我最终提炼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 一个致力于帮助他人改善生活的人;
  • 一个善良、诚实、宽容、无私的丈夫、父亲以及朋友;
  • 一个不仅仅是信赖上帝,更是相信上帝的人。

我发现,无论是否基于宗教信仰,我们中的许多人可能都会形成相同的关于想成为什么人的结论。这是你在为自己设定目标时的参考格式,这个目标将是你最重要的目标,但是你规划的愿景仅仅对你一个人有意义。

忠诚于对目标的认同

对于如何使这些愿景在心中保持,我认为:你需要知道如何才能忠诚于目标,从而引导你在日常生活中做出选择,并告诉自己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

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罗德斯奖学金基金会给我提供去英国牛津大学学习的机会。在那里生活了几个星期之后,我发现远离我所成长的环境,而在新环境下坚持我的宗教信仰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因此,我决定是时候考虑脑海里描绘的愿景——我想成为的人是否确实是上帝希望我成为的人呢?

于是,我空出每晚11点到午夜的时间来阅读《圣经》,做祈祷。我搬一张椅子坐在皇后学院寒意袭人的宿舍里的火炉旁反思这些事。首先,我跪着,口中祈祷,我向上帝解释说:“我需要确定手上拿着的《圣经》是否就是真理,它对我的人生目标有什么启示?”我暗自向上帝许诺,如果他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将用一生去实现它所启示的目标。我也告诉上帝,如果《圣经》里说的不是真理,那也请让我知道,因为我将用一生去寻找什么是真理。

然后我会坐回椅子上,阅读《圣经》的一章,并细细咀嚼。我会问自己:“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它对我的人生有什么暗示?”随后我会再次跪下祈祷,并且问同样的问题,做同样的许诺。

每个人实现自己的未来“画像”的过程都有所不同,而对每个人来说都一样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个阶段都要回答:“我到底想要成为谁?”

如果某一天你开始觉得为自己勾画的未来“画像”不对,那并不是你想要成为的人,那么必须重新考虑并选择。但是一旦清楚地确定那就是你想要成为的人,就应该用一生的努力去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

我总会痴迷于思考我为自己勾画的未来“画像”是否正确,确定后再去为之努力。正是这样的痴迷使得我的目标变得更加具有价值,使得我能够逐步地去实现它——将最初铅笔勾勒的画面上色。

当我按照这样的方式逐步前进时,心中的感觉以及脑海中的话语都告诉我,我所规划的愿景正是自己想要的。我也逐渐确信,我想要成为的人——善良、诚实、宽容以及无私,也是上帝希望我成为的人。我对自己想要成为的人逐渐有了从未有过的清晰了解,它确实改变了我的心灵和我的生活。

对我来说,确定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比较简单,但是,真正把自己献身于成为这样的人却不容易。在牛津大学学习的时候,如果我花一个小时去做这件事,那么就有一个小时不能学习“计量经济学”,所以那个时候我感到非常矛盾,不知道自己能否花得起这样的时间,但是仍然坚持下去了。

如果当时我花了那一小时去学习掌握回归分析法最新的相关方法,那么很有可能过不好我的人生。每年使用到计量经济学的机会很少,但是对人生目标的理解却在人生中的每一天都可以用到。这是我获得的最有价值、最有用的认识。

找到正确的标尺

人生目标的第三个组成部分是用来评价人生的标尺,对我来说,理解这一部分花费的时间最多。直到离开牛津大学15年后,我才逐渐弄明白。

那天早晨,我正开车去上班,突然产生强烈的感觉:我应该被任命担任所在教堂的一个职务。我所在的教堂没有专职的牧师,它的每位成员都承担了重要责任。几个星期以后,我又了解到教堂的一位领导即将离开教堂,于是我推测这将是我获得这份工作的机会。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另外一个人接手了这份工作。当时我快崩溃了,不是因为我渴望这个神权职位,而是因为我一直以来渴望能够在壮大教堂方面做出重要贡献。我觉得在这个位置上能比不在这个位置上为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没有被任命这个职位使我度过了两个月的低落期,因为我认为自己能将这份工作做得很好。

在我人生中的困难时刻,对这些事的个人困惑促成了我对人生目标第三部分的理解,即评价人生的标尺。我意识到,受到大脑容量的限制,我们往往看不到宏观的情况。让我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解释一下:警长需要关注一段时间内所有犯罪的数量,以此来了解这段时间的战略是否有效。一个企业的管理者不能通过某个顾客的订单看出企业的运行情况,他需要更全面地考虑收入、成本以及利润等。

简而言之,我们需要通过对总体的加法来帮助我们看到全局,这不是最精确的方式,但却是我们能用的最好方式。

工作中,因为对总体观察的需求,我们养成了对等级的感觉:统辖人数越多的人越重要——首席执行官比总经理重要,总经理比销售主管重要等。

随后我又意识到,上帝与我们不同,他不需要统计员和会计。据我了解,他不需要通过观察总体来了解人类当中发生了什么,他衡量成就的唯一标准是以个人为单位。

意识到这些后,当许多人以总体加法统计的方式——比如人数、获奖文章的数量、银行里的存款等来衡量人生时,对我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标尺却是每个我帮助过的个人,他们能够成为更好的人。当我与上帝对话时,我们的谈话关注的是每一个个体,包括在我的帮助下强化了自尊心的人、强化了信念的人,以及减轻了痛苦的人,我是一个做好事的人,无论我的工作是什么。这些都是上帝评价我的人生时的标尺。

这个领悟在大约15年前发生,它引导我每天寻找机会并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带给他们帮助。正因为如此,我的幸福感和价值感得到了极大提升。

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现在的我身兼数职——父亲、丈夫、主管、企业家、市民以及学者,对于人生目标的理解就显得更加重要了,否则我怎么知道什么事才是最重要的呢?

我向我的学生保证,如果他们花时间去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那么就会同意那是自己发现的最重要的东西。我告诫他们,在学校的时间可能是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的最好时间,否则快节奏的职业、家庭责任以及成功的有形奖赏都将吞掉他们的时间和远见;他们在学校的时间也会匆匆而过,没有方向,他们也将在人生中遭遇打击。长期看来,对目标的了解将胜过作业成本法、平衡计分卡、核心竞争力、破坏性创新、五种力量,以及其他我在哈佛讲授的主要商业理论。

对他们来说是这样,对你来说也是是——如果你花时间来寻找你的人生目标,那么我保证,那将是你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我同两个有趣且能干的合著者一起写下这本书,帮助你在你的职业中获得成功和快乐。我们希望它能帮助你从与家人和朋友的亲密、友爱的关系中得到深层次的快乐,因为你将时间和天赋投资于他们,而他们也是值得你投资的。我们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你正直地生活。

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如果在生命的最后彼此可以相遇,再一起来评价我们的人生时,我们都可以得到满意的结果。

什么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

你将如何评价你的人生?

Daily

Vol.77 用火车学对话:提高对话技能的视觉策略

2022-12-11 18:17:00

Essay

奇迹清晨·早起成长社群

2022-9-27 8:25:4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