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禅师:与自己和解,从愤怒中走出来

本文节选自一行禅师《与自己和解,治愈你内心的内在小孩》

从此与自己和解,学会包容,拥有无量心,

用慈悲之心对待世界。

当我们将问题归咎于他人的时候,我们就将他们看作是与我们分离的个体。因而我们需要深观并问自己这些问题:我们每天在成长吗?我们每天是否增加了一点快乐?我们是否与自己以及周遭的人(包括我们喜欢与不喜欢的人)更加和谐了?

无论人们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不会影响我们,我们仍然可以照顾自己。我们可以尽可能地帮助他们,而不是以批评及责骂,在自己与周遭的人们之间制造矛盾。

当我们的左手受伤,我们不会说:“笨手!你怎会这么笨让自己受伤了?”我们会很自然地表达对左手的关怀,希望它早日康复。我们也应该如此对待自己家庭或是社区里的一些人。他们不是很健康,他们很容易受伤,也有很多问题。我们不会说:“你表现不好,你要改变。”我们要学习关心他们,就如关心我们受伤的左手一般。

当我们对某人感到愤怒,这是因为我们未能明白,对方内在的许多元素并非对方独有;我们未能明白,对方的行为来自习气,那是他的祖先传递给他的。当我们深入观察后,我们能够比较容易接受对方。对自己也是如此。当我们了解到自己内在的全部元素都是其他人给我们的,譬如我们的父母、祖先,我们就能够明白,我们对自己和别人这么严厉,都是来自其他的根源。我们能够觉察到:“啊,这是我的祖父,他在批评我的朋友。”

每一次我们主动与人互动而不妄加判断,都能帮助我们正念觉察:我们的思想、言语与行动都不仅仅是自己的,我们的祖先每天都存在于我们内心之中。有了这样的了悟,我们就能够找到方法与别人和谐相处,不制造矛盾。

对他人愤怒只会令自己受苦

由于我们常常深陷于过去受苦的影像之中,很容易产生错误的认知,与别人互动的时候带来更多痛苦。如果我们对某人感到愤怒,因为我们以为对方尝试令我们受苦,这是我们自身的认知。我们相信其他人的意图是要令我们受苦,令我们的人生悲惨,这样的认知带来愤怒,随之而来的行动会对自己与其他涉及的人带来痛苦。

与其向别人吼叫,还不如通过正念呼吸与正念步行培养觉察的能力与智慧。我们通过吸气、呼气,觉察到自己内在的痛苦与错误认知,也看到别人内在的痛苦与错误认知。我们达到了某个程度的觉醒,但其他人未必能够做到,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辨认与处理痛苦,不知道如何走出目前的困境。他受苦,令自己与身边的人一同受苦。

当我们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们会以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人。我们看到他内在的痛苦,也看到他不懂得处理痛苦。当我们看到他内在的痛苦与他的处境,慈悲在我们内心生起。当慈悲生起,愤怒就被转化了。我们的行为不再以惩罚为目的,因为我们不再愤怒。

这就是了悟在发挥作用。我们的了悟救了自己,因为它帮助我们改正了错误的认知。当错误认知不存在的时候,愤怒、恐惧以及悲伤也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慈悲与提供帮助的意愿。

意愿是我们所有行为的基础。当我们有错误认知的时候,我们的意愿促使自己做出制造痛苦的行为。具有了悟之后,我们的意愿便成为良善的意愿,行动受到希望提供帮助的愿望所推动,而不是为了惩罚对方。当这样的动机生起,我们立刻感到好多了。即使那时,我们并没有做任何事情。这样的修习能令自己立即受益,那个被视为造成我们痛苦的人也随之受惠。

无量心:与所有人和解

我认识一名年轻人,他非常怨恨自己的父亲,他说:“我不想再跟我的父亲有任何关系。”他觉得自己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父亲,他要跟父亲完全不同,希望能够将与父亲有关联的所有部分都完全切断、割裂。但如果他深入观照,就会明白,即使他一辈子恼恨父亲,也不能改变他就是他的父亲的事实,他依然是父亲的延续,恨父亲等于恨自己。除了接受自己的父亲之外,我们别无选择。但我们的心量很小,还不能包容父亲,我们需要一个更大的心。我们怎样才能够拥有更大的心,包容自己的父亲呢?

修习深观是帮助开阔心胸直至无量大的唯一方法。一颗可以量度的心不是一颗真正的大心。真爱由四个元素构成——四无量心。它们是慈、悲、喜、舍。我们修习这些元素,能令我们的心扩展到无限大。当我们的心开始开阔,容量变得更大,我们就能够学会包容,学会接受任何痛苦。那时,当我们拥抱内在的痛苦,就不再受苦。

佛陀用一个比喻形容无量心。当尘埃落入水杯,我们会拒绝再喝杯中的水,我们会倒掉它。但如果尘埃落在大河中,我们会继续饮用这些水。河流广大,足以接受那些尘埃,因此我们也会喝那条河里的水。

和解练习:修习慈心禅(Metta Meditation)

Metta的意思是“慈心”,它的根源字mitra,是朋友的意思。

慈心禅帮助我们成为自己与别人的朋友,我们由这个愿望开始:“愿我能够……”然后,我们超越这个愿望的层面,深入观察所观照的对象的正面与负面特征,这里所指的对象是我们自己。希望能爱的意愿还不是真爱。我们深入观察,身心投入,希望能够明了。我们不仅仅是重复句子,也不是自我暗示。我们深观自己的身体、感觉、认知、心理活动,以及自己的心识,只需数星期,希望能够爱的愿望将成为深切的动机。爱将进入我们的思想、语言以及行动。我们将注意到,自己变得和蔼、快乐,身心都轻盈了。

“慈心禅”选自公元5世纪觉音尊者所著的《清净道论》,是综述佛陀教导的作品。

修习慈心禅首先以自己为对象:“愿我……”我们懂得关爱与照顾自己之前,我们并没有很多能力帮助别人;然后,我们修习以其他人为对象,“愿他/她……”“愿他们……”——先由自己喜欢的人开始,随后是我们没有特别爱与不爱的人,跟着是我们所爱的人,最后是令我们受苦的人。

愿我安详、幸福、身心自在。

愿我平安,远离伤害。

愿我从愤怒、伤痛、恐惧与焦虑中解脱。

愿我学习以理解与爱的眼睛看待自己。

愿我能辨识与接触内在喜悦与幸福的种子。

愿我学习确认与了解内在愤怒、渴求与妄

想的来源。

愿我懂得每天滋养内在喜悦的种子。

愿我能够活得清新、安稳与自在。

愿我从依恋与厌恶中解脱,但非麻木。

爱不仅仅是爱的动机,爱是减轻痛苦、给予安详与幸福的能力。爱的修习能增长我们的忍耐力——耐心与拥抱困难、痛苦的能力。如果我们的心足够宽广,我们便能拥抱痛苦而不受苦。忍耐,并不是要我们压制痛苦。

和解练习:默念三个帮助和解的句子

当有人令我们生气的时候,我们会修习默念三个句子。你可以写下来,放在你的钱包内作为提醒。

第一句:亲爱的,我感到愤怒,我在受苦,希望你能知道。

以爱语,告诉他或她真相,你感到痛苦,你对他感到愤怒。当有人走来问我们是否有什么事时,我们可能出于傲慢及自以为是,即使当时我们是愤怒的,我们也可能这样回应:“我,愤怒?我才不会。”这是与修习相反的做法。

我们应该这样说:“亲爱的,我感到愤怒,真的很愤怒,我在受苦。希望你能知道。”如果你想讲多一些,你可以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讲这样的话,为什么你要对我做这样的事。我很痛苦。”这是第一个句子的内容。

第二句:我正在尝试做到最好。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正在修习。当我感到愤怒,我不应该说或者做任何事,我会进行呼吸,以正念修习拥抱愤怒,深观自己内在的愤怒根源。我正在尽力做到最好。

我们向对方展示,自己是一个修习者,懂得处理自己的愤怒,能够启发对方的信心与尊重,也是间接邀请对方一同修习,帮助他问自己:“我说了什么?我做了什么令他受这么多痛苦?”这已经是修习的开端。第二个句子邀请对方深观,他是否说了不适当的话,或者做了不适当的事。

第三句:请帮助我。

靠自己独自一人,我难以转化这个痛苦、这个愤怒。如果我们能够让自己写下第三个句子,痛苦自然会减少。当我们成为别人的伴侣,或者某人的朋友之后,修习就不单是要分享幸福,也要分享痛苦了。

“现在我正在受苦,我要与你分享,我需要你的支援。”如果你能够写下这个句子,表示你已经征服了你的骄傲。很多时候,当自己受到伤害,我们宁愿走进自己的房间,独自哭泣,也不愿接受对方的任何帮助。这就是我们内在的骄傲在产生作用。我们希望让对方知道,没有他,自己也可以生存,借此惩罚对方。

这三个句子是我们修习的指引。另外,除了说这三个句子:“亲爱的,我感到愤怒,我在受苦,希望你能知道。”“我正尝试做到最好。”“请帮助我。”你也可以在一张信用卡大小的纸条上写下这三个句子,然后放到钱包内。

每一次愤怒的能量升起时,你都知道应该怎样做:拿出这张纸条阅读。那个时候,佛陀与你同在,你清楚地知道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的很多朋友都凭借这项修习改善了人际关系——父子关系、母女关系、伴侣关系。

另外,正念呼吸与正念步行在让自己安静下来这方面帮了很多忙。我们恳求自己内在的真、美的部分处理这个境况。我们不再作出即时回应,不再容许愤怒与暴力造成更多的痛苦。

Essay

高绩效教练:如何在团队中培养教练文化

2022-10-4 12:00:10

Daily

Vol.103 践行慷慨:你在整个人生中所做的全部祈祷就是「谢谢」二字

2023-1-6 8:07:5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