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9 致理性大脑的一封信

嗨,理性大脑:

最近过得怎么样?家人还好吗?你搞定好工作了吗?

哦,等一下。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我根本不在乎。

看,我知道感性大脑正在胡闹:也许是毁了一段重要的关系,也许是在深夜刷手机停不下来,也许是一直拖延。我知道你希望自己对一些事有控制权,却无法做到。我还能想到,有时候,这一切都让你失去了希望。

但是,听着,理性大脑,还记得你为什么非常讨厌感性大脑吗?因为它那些渴望和冲动,因为它那糟糕的决策能力。你需要找到与它产生共情的方法,因为共情是感性大脑唯一能理解的语言。感性大脑是个敏感的家伙,毕竟它是由那些该死的感觉组成的。虽然我希望它不是这样的,我希望你给它看过信用卡还款账单后它就能做出理智的决定,但是它做不到。

与其用事实和道理炮轰感性大脑,不如问一下它的感觉。比如这样问:“嗨,感性大脑,你对今天去健身感觉如何?你对换个行业感觉如何?你对卖掉一切后搬回老家去感觉如何?”

感性大脑不会用语言回应。它的反应太快了,会直接以感觉来回应。所以,理性大脑,跟它打交道时你得学聪明些。

感性大脑可能会用单一的情绪,比如懒惰或者焦虑来回应,也有可能把多种情绪混在一起来回应,比如一点点兴奋伴随着一小撮愤怒。无论它如何回应,你,作为理性大脑(又名“在颅骨里负责任的那个大脑”),在面对任何情绪时都要保持镇定,不评判是非。觉得懒惰?没关系,我们都有感到懒惰的时候,不用急着去健身。

重要的是,让感性大脑有机会表达它所有棘手的、扭曲的情绪。你要让它把情绪抒发到可以呼吸的地方,抒发得越多,它在意识汽车方向盘上的抓力就越弱。上的抓力就越弱。然后,当你觉得已经理解了感性大脑时,就可以开始用它理解的方式和它对话。也许可以让它考虑一下某些新行为的好处,比如提醒感性大脑锻炼后的感觉有多么好,在夏天美美地穿着泳衣感觉有多么好,实现目标时有多么强烈的自豪感,在遵守了自身价值观、成为所爱之人的榜样时有多么开心。

你需要像与菜市场小商贩讨价还价那样来和你的感性大脑谈判,要让它认可这是一笔好买卖。不然的话,你们俩就只能挥着双手,大喊大叫,却得不到任何结果。或许,一旦做过一些感性大脑不喜欢的事情,你就要同意做一些它喜欢的事情。比如可以看喜欢的电视节目,前提是只能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一边运动一边看;可以和朋友一起外出,前提是已经付清了当月的信用卡账单。先从简单的事情开始做起。记住,感性大脑非常敏感,而且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当你像前面说的那样,提议做一些轻松并在情绪上有好处的事情后,就需要观察一下感性大脑的情绪反应。如果情绪是积极的,它就会愿意朝那个方向前进一点儿,仅仅是一点儿!要记住:感觉是会变的,所以我们要从简单的事做起。感性大脑,今天只要穿上运动鞋就算成功了,让我们看看这样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感性大脑的情绪也可能是负面的。这时候你就要接受这种负面情绪,并提出另一种妥协的方案,看看它如何反应,然后重复以上步骤。

切记,在这个过程中你想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对抗感性大脑,这只会让情况更糟糕。要我说,你永远、永远都不会赢。感性大脑永远是握着方向盘的那个。因为感觉糟糕而和感性大脑战斗,只会让感性大脑感觉更糟。你干吗要这么做呢?理性大脑,你应该是聪明的那一个。

与感性大脑的对话将以这种方式循环往复,持续数天、数周乃至数月,甚至数年。大脑之间的对话需要练习。对于某些人来说,练习意味着学会认识感性大脑释放出的情感。

有些人的理性大脑忽视感性大脑太久了,以至于需要一段时间来专门学习如何倾听。也有些人面临相反的问题:他们必须训练理性大脑大胆表达,迫使其独立提出和感性大脑不同的想法。他们将不得不扪心自问,如果感性大脑是错的该怎么办?然后考虑替代方案。一开始,这对他们来说是困难的。但是这样的对话发生得越多,两个大脑越能够互相聆听。感性大脑会释放出不同的情绪,而理性大脑将更好地知道如何帮助感性大脑在人生道路上安全行驶。

这就是心理学中所谓的“情绪调节”,基本上就是学习如何在人生道路上放置一堆“护栏”和“单行道路标”,以防止感性大脑从悬崖上掉下去。这是艰难的工作,但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工作。

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理性大脑。自我控制是一种幻觉,这种幻觉在两个大脑步调一致、想要完成相同的动作时产生,并给人带来希望。反之,当理性大脑和感性大脑不一致时,人会感到绝望。要想始终如一地抓住这种幻觉,唯一方法是让两个大脑不断沟通,步调一致,遵从同一套价值体系。这是一种技能,就像玩水球或者舞刀一样。你可能会划破手臂、血流满地,但这是为了入门必须要付的代价。

理性大脑,有些东西是你已经拥有的。你可能没有自我控制,但是你确实可以控制意义。这是你的超能力,是你的天赋。你可以控制冲动和情感的意义,可以用合适的方式解释它们,你有绘制地图的权力。这是种强大的能力,因为我们赋予情感的意义经常可以改变感性大脑对情感的反应。

这就是你产生希望的方式。你能以一种深刻而有用的方式解释感性大脑朝你扔来的那些垃圾,从而让未来在感觉上舒适快乐、硕果累累。与其忙着为冲动辩护,让自己成为冲动的奴隶,不如冷静地思考和分析,改变冲动的特质和形状。

上述行为基本上就是一次心理治疗的全部内容,主要涉及自我接纳和情商等问题。让理性大脑学会解释情感、理解感性大脑,而不是审判它、认为它是邪恶的,这整套动作就是认知行为治疗和接纳与承诺疗法的基础,也是许多其他临床心理学家发明的有趣疗法的基础。这些疗法能够帮助改善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希望危机通常始于一种无法控制自己或者命运的感觉。我们觉得自己成了世界的受害者,或者更糟,成了我们自己思想的受害者。我们要么与感性大脑做斗争,试图击败它并使其屈服;要么做完全相反的事,盲目地跟随感性大脑。因为相信经典假设,我们嘲笑自己,逃避世界。在许多情况下,现代社会的富足和连通性只会加重自我控制的幻觉产生的痛苦。

但是,理性大脑,你要以感性大脑的方式和它互动,创造一个可以让感性大脑产生最好而不是最糟冲动的环境。这是你的任务,你无从逃避。不管感性大脑朝你扔来什么,都要接受并与之合作,而不是对抗。

而其他的东西——所有的判断、假设以及自我提升——都是幻觉,永远都是。理性大脑,你没有控制权,你以前从未有过,今后也不会有。但是你也不必失去希望。


本文整理自《果敢的活法》,作者马克·曼森

Daily

Vol.98 成为完整的人:摆脱“总有一天我会快乐”的念头

2023-1-1 11:57:13

Daily

Vol.100 我要做,我不要,我想要:5分钟冥想训练大脑,增强意志力

2023-1-3 9:50:0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