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9 财富幻象:“渴望”不等于“喜欢”

在《伊索寓言》中,有个狐狸与葡萄的故事。故事说的是有只狐狸特别想吃葡萄藤上熟透了的葡萄,于是它跳起来去摘,但它跳得不够高;再跳起来,还是够不着;再跳起来……狐狸试了又试,最终也没有成功摘到葡萄。最后,它决定放弃,一边走一边说:“我敢肯定,葡萄是酸的。”

狐狸下意识地接受了自己并不是特别想吃到葡萄的想法,于是它便能够“心安理得”地离开。这就是著名的心理防御机制——“酸葡萄心理”的由来。

现代心理学研究发现,即使狐狸继续尝试,并且吃到了它想吃的葡萄,最后它也很可能会觉得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喜欢葡萄。

收入增长无法带来更多幸福感

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也许跟寓言中的狐狸一样,在某个时候也会渴望得到自己其实并不那么喜欢的东西,金钱就是其中之一。丹尼尔·卡尼曼教授在一项研究中指出:

大部分人认为高收入等于快乐,但这个说法事实上极为虚幻。高收入的人对生活会感到比较满足,但不会因此而比其他人更幸福,他们甚至更容易紧张,也不太会享受生活。收入对于生活的影响是短暂的。我们认为,人们之所以会过度宣扬收入是衡量幸福的标准,是因为他们只是在用传统的视角衡量自己及他人的生活罢了。

为什么收入的增加没有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感?主要原因有如下四点。

第一,人的适应能力让我们通常高估自己从某一事物中持续获得快乐的可能性。

就像从明处来到暗处,我们刚开始会觉得落差很明显,但很快我们的眼睛就会适应黑暗。正是因为人的这种适应能力,所以买新房子、涨工资固然会让我们感到开心,但这并不表示我们会因此长期快乐下去。

第二,比较的心理倾向使得我们在评判幸福感时更多地依据自己的相对收入,而非绝对收入的高低。

提高所有人的收入并不能提高所有人的幸福感,让人感到幸福的是自己相对收入的增加,而不是绝对收入的增长。当相对地位发生变化时,人们的适应性也会提高,人们会增加期望值,进行更多的社会比较。

第三,边际递减效应。

经济学家理查德·伊斯特林(Richard Easterlin)在1974年提出幸福饱和理论,他认为幸福感不是一直随着收入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它符合经济学的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收入的增加对幸福感的影响会逐渐减小,当收入的幸福感边际效用达到零时,个人的幸福感就会进入饱和状态;过了这个饱和点,个人收入的增加将不再对个人幸福感产生影响。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大数据行为研究室”的大数据研究也发现,中国各个城市的幸福感与GDP的增长不是完全的线性关系,而是边际递减的关系。当人均GDP小于5万元时,各个城市的市民的幸福感与GDP的增长有密切的对应关系,GDP的每一点增长都能增加市民的幸福感。但是,当人均GDP突破5万元时,其他因素,如环境、教育、自主权、治安、官员的道德水平和管理能力等,对提升市民的幸福感就变得更有价值和意义了。

所以说,边际递减效应使得一个年收入上千万元的人和一个年收入十万元的人都薪资翻倍,他们由此产生的幸福感会完全不一样。

第四,过度强烈的挣钱动机有损人的积极情绪。

心理学家戴维·迈尔斯(David Myers)发现,特别想通过赚钱让自己开心的人的幸福感其实更低。因为只想挣钱的念头会让人忽视生活中其他积极的体验,甚至降低人的社会责任感,影响人际关系。当金钱和家庭关系产生冲突时,这还会造成精神压力,损害心理健康。同时,收入的增加有可能伴随着消费欲望的上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消费欲望会渐渐抵消之前提升的幸福感。

必须承认,金钱作为一种社会资源,除了能满足我们基本的温饱需要,还代表一种身份、地位、权力及对资源的拥有,它能够激发人的信心、力量和效能感。想挣钱或存钱并没有错,物质上的富有、金钱上的保障能给我们更多选择的自由,然而我们在追求财富的过程中需要提醒自己,金钱能带来快乐、幸福的体验,但不意味着快乐、幸福本身。若把手段(赚钱)当作目标(获得幸福),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家肯特·贝里奇(Kent Berridge)通过实验发现,人类“渴望”和“喜欢”的感觉由大脑不同的神经通道产生。“喜欢”的神经通道位于大脑皮质的下部,如果采用电极刺激这些区域,特别是刺激伏隔核,人就能产生积极快乐的情绪。控制人类“渴望”区域的神经系统与“喜欢”区域的神经系统连接,也在大脑皮质的下部,只是“渴望”比“喜欢”的神经分布更为广泛,而且受不同的神经化学激素刺激——影响“渴望”的神经化学激素主要为多巴胺。

有意思的是,很多产生药物依赖的人的兴奋反射区域主要是“渴望”区域。这些人经常表示他们特别“渴望”这些药品,但他们并不见得“喜欢”它们。请从这个角度思考你对财富的追求,扪心自问,你是真的“喜欢”金钱,还是“渴望”金钱带给你的某种满足与成就感?

正如生活中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一样,能让我们真正喜欢的,也许恰恰是那些朴素无华而又真实长久的事物,比如亲情、友谊、工作、学习、运动、艺术、希望等。因此,我们千万不要轻易被自己所“渴望”的事物欺骗。

如何用钱“买”幸福?

日常生活中,除了在职业选择这样的大事上要摆正金钱的位置,其实很多日常习惯,尤其是消费习惯,也能反映一个人的金钱观。那么,有没有办法让金钱提升我们的幸福感呢?我觉得以下几种方法值得尝试。

第一,花钱买时间。

人们常说,时间就是金钱。然而心理学家发现,在带给人幸福的体验上,时间胜于金钱。花时间与家人和朋友待在一起,比为了钱去加班或者降低社交的频率,能带给我们更多的快乐。当我们认为时间就是金钱时,我们反而容易把不直接创造经济收益的行为看作“浪费时间”,从而变得更加急躁,很难体会到独处或跟亲友相聚的幸福感。

花钱买时间,就要避免在一些重复琐碎的事情上亲力亲为。比如家务,你可以请钟点工来做,也可以通过给家里添置扫地机、洗碗机、烘干机等设备来解决。又如购物,在网上订菜、采购生活用品等,能节省大量往返菜市场、超市的时间。此外,一年给自己安排一两个悠闲的假期也是对自己必要的奖励,及时休息、充电能让你感受更多生活的乐趣。

需要提醒的是,不要把多出来的时间都用来宅在家里玩电子游戏,或埋头看剧。必要的娱乐活动可以放松身心,但更重要的还是花时间和“正确”的人待在一起,包括亲人、朋友、老师、贵人等。

第二,花钱买体验。

有些人在心情烦躁、情绪不好的时候会拼命花钱买东西来转移注意力,缓解心中的不快。其实跟买鞋子、衣服、包等物品相比,旅游、听音乐、看电影等娱乐体验带来的快感更加长久和深远。

享受体验能拓展我们的时间。因为生命有限,充分享受每一个瞬间,把每一分钟都活得幸福和愉悦,我们的生命就会在无形中得到延展。

第三,花钱建立友好的社会关系。

如果我们在心情不好时能跟亲人或朋友交流,哪怕只是一两句关心的话也会让我们觉得好受一些。这样的关心就是一种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和金钱所代表的资源都是我们安全感的源泉,过分重视金钱则会降低我们对社会支持的渴望,让我们忽视社会关系的重要性。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商人重利轻别离”等。

美国洛杉矶大学的著名心理学家艾伦·费斯克(Alan Fiske)认为:亲密的社会关系之间的伤害靠金钱很难弥补,反而要用更多的社会行为、更亲密的举动来弥补。因此,密切关注他人的幸福,把闲钱花在别人身上(邀请朋友聚餐,在纪念日给亲友准备礼物,做慈善,等等)比把闲钱花在自己身上更能带来幸福感。


本文整理自《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作者彭凯平

Daily

Vol.88 避免好心办坏事,给予恰到好处的帮助

2022-12-22 9:00:00

Daily

Vol.90 嫁一个好人!金钱并非婚姻的“特效药”

2022-12-24 10:53:4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