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5 不原谅也没关系:我能原谅自己多少,就能原谅别人多少

在疗愈社群和许多疗愈学说中,有很多具有羞辱性、危险性而且不准确的关于原谅的“指导”,它们教导人们必须做到彻底而永久的原谅才能康复。许多创伤性家庭的幸存者就被这种简单化的、非黑即白的建议伤害了。

不幸的是,有些人接受了这一建议,去原谅那些他们还没有充分哀悼的虐待行为、那些仍在发生的虐待行为,以及那些永远不该被原谅的令人发指的虐待行为,这些人往往会发现自己的疗愈工作毫无进展。

事实上,当人过早地在认知层面决定原谅时,通常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原谅。因为过早的原谅是在模仿否认和“最小化”的防御机制,让人意识不到这是对未被处理的创伤的愤怒和痛苦。

真正的原谅

真正的原谅与过早的原谅全然不同。真正的原谅大多是有效哀悼的结果,如果不进行大量的情绪疗愈工作,再多的想法、再强的意图或信念都不能实现真正的原谅。另外,那些不相信原谅的信念系统有时会阻碍我们获得原谅的感觉,即便在这种感觉出现时也是如此。

关于原谅,最健康的认知态度可能是:一边进行大量的哀悼,一边允许原谅自然地出现。这种态度若要发挥出最佳的效果,必须符合一个条件:不强迫或假借原谅的感觉,来掩盖未被解决的伤害或愤怒。

同时,我们需要明白,某些虐待行为非常极端,对受害者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因此根本不应得到原谅。例如:反社会行为、有意的残害,以及以多种形式寻找替罪羊的行为。

真实的原谅会在心里产生清晰的感觉,而且通常是同情的延展。虽然同情并不总是与原谅相同,但是同情通常产生与原谅相似的体验。当我们在充分哀悼了童年的损失之后,偶尔会思考那些导致父母忽视或虐待我们的情有可原之处,此时我们心中会产生与同情相似的原谅的感觉。

最常见的情有可原之处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 其一,我们的父母往往会盲目地复制他们自己被养育的方式,并用这样的方式养育我们;
  • 其二,他们病态的养育方式往往受到他们那个时代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的影响。

然而需要再次强调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在充分消除由父母的虐待和遗弃造成的创伤性影响之前,我们不要急于替他们辩解。

在考虑父母情有可原之处时,我们有时会“明白”父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害者,因此我们可能会为他们感到难过。当这种对父母的同情变得足够深刻时,我们会理解他们的童年也和我们的一样糟糕和不公。这种对父母基于感受的理解有时会演变为对他们的原谅。

然而,这种对父母的原谅如果不是以自我同情为基础的,那么它就只是一种空洞的思维运动,甚至更糟的是,它可能会极大地阻碍疗愈所需的基本愤怒训练。

过早的原谅会使我们无法告诉自己的内在小孩,他有权利为父母无情的遗弃感到愤怒,还会阻止我们帮助内在小孩表达和释放那些旧时的愤怒情绪。

过早的原谅也会阻碍我们与自我保护本能的重新联结。幸存者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必要的情况下,现在的自己可以利用愤怒来阻止当下的不公。

真正的原谅是一种感受,它和其他所有感觉一样,都是短暂的。原谅的感觉从来不是完整的,也不是永恒的,更不是一成不变的。

原谅是由人类感受的动态性决定的。我们的情绪体验是一个经常变化、无法选择且不可预测的心理过程,没有一种情绪状态可以永久持续。尽管这很可悲,尽管我们很想否认这一点,尽管这一直让我们感到沮丧,尽管我们受到外界的压力想要控制并选择自己的情绪,但动态性仍然是一种人性的必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原谅是一种爱的感觉

原谅就像爱一样,是一种暂时的感觉体验。然而,当我们彻底宣泄出对过去的愤怒时,我们就更容易感受到原谅。当我们学会通过哀悼把自己带离被遗弃的闪回时,我们就会重新获得对世界的归属感和对世界的爱。随着我们的情绪弹性变得更成熟,失去的爱和原谅的感觉便会踏踏实实地回归,成为我们自主选择的价值观。

因此,当我偶尔感到被亲密的对象伤害时,我可能无法立即唤起对他们的爱或原谅,但我知道,只要经过充分的沟通和非虐待性的宣泄,我最终会重新欣赏他们。

我能原谅自己多少,就能原谅别人多少。我对别人的原谅之处,就是我自己以前感到的痛苦之处。多年来,我因自我憎恶而感到脆弱,但现在我爱它、接纳它,对待它像对待一只折翼的鸟。羞耻感和自我憎恶不是因我开始的,但我由衷地希望它们终结于此。我希望别人如何对待我,我就先如何对待自己。

卡罗尔·露丝·诺克斯(Carol Ruth Knox)写过一首诗来描述爱的感受,以及它与我们玩的捉迷藏游戏。

它来了又走,不是吗?

有时与人们有关,

与人们对待我们的方式有关,

而有时又与之无关;

有时

与月亮有关,

与个人财务有关,

与人生的问题有关,

与虚无有关,

与一切有关,

与季节、时间有关,

与我们所吃的食物有关,

与……

爱的艺术似乎不在于你爱与否(我们都以自己当下的方式去爱),而在于你是否相信,爱的离开是有原因的,而且它会重新回来。

总是如此。

我们人类天生是爱的乐器。

(整个宇宙也是如此!)

当爱的风吹拂过我们时,

我们自然会唱起情歌。

而当没有爱的风吹来时,

虽然它让我们感到陌生

如同柳树,

爱已经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再次吹满了它的风帆

它就会回来,

再一次吹过我们这些渴望已久的乐器。

我们在等待时应该做什么?

我们当然应该哭泣,

哭泣和爱一样可爱,

离开后会留下一个空洞。

我们要把爱记在心里,

当我们在疑问和怀疑中徘徊时,

我们要温柔地、慈悲地等待,

直到我们记住,

“爱总会回来。”


本文整理自《不原谅也没关系》,作者皮特·沃克

Daily

Vol.84 击退内在批判:应对14种常见内在批判者的攻击

2022-12-18 9:19:28

Daily

Vol.86 个人权利账单:发现自我天生就有的权力和自由

2022-12-20 9:00:0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