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2 活出真实的接纳:如何发自内心相信自我的价值

纳撒尼尔·布兰认为,自我效能和自尊是稳定的自我价值观的基础。

自我效能是指感受到自己的强大和力量,相信自己的能力。一个有自我效能的人会相信他能有所作为,并且有安全感去面对生活。

他的内心态度更多集中在成功上,而不是失败上。只有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有能力,相信他可以产生影响,可以依靠他的技能,他才会觉得自己有价值。

即使许多自恋的人坚信,他们只有通过成就才能有生存权利和生存价值,但这并不一定是自我效能的表现。相反,对成功的过度强烈的渴望往往要求他们无论如何都必须成功,以致他基本上不信任任何东西。

不然,他们为什么要让自己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呢?这些人是成功的,但他们不会享受这种成功,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仍然可以变得更好;他们内心深处感到没有价值,只有自己变得了不起时,才有存在的权利。

自我价值观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自尊,它包括我们的尊严和个人价值,我们的生命权和幸福权,以及我们的信念、思想、愿望和需求。

通过自尊,我们形成了对自己肯定的态度。但这种态度会被“不受欢迎”这种信息长时间干扰,因为我们会怀疑自己的存在,觉得自己没有权利生存,自我伤害,甚至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危及自己的生命。在自尊中,尊重代表关注。这意味着要审视自己、照顾自己、谨慎对待自己,对自己做一些好的事情。对于许多自恋的人来说,这是心理治疗的主要目标之一。

然而,自尊又不仅仅是自我接纳,因为它本质上也是尊重他人的基础。我们的自我价值观越发展,我们就越能以尊重、友善、善意和公平对待别人,因为我们不会把他们看成是威胁。

但是,如果我们害怕并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我们将会不信任别人,这反过来又会引起对别人的攻击、贬低和侮辱。

因此,健康的自我价值观不仅仅是一种良好的生活态度,它是我们生活的基础,如果没有它,人的功能发展会受到阻碍。

然而,成熟的自我价值观既不是灵丹妙药,也不是万能处方。我们不能脱离外部的生活环境和可能性,也不能脱离智力、能力和性情等个人能力而生存。自我价值观不是自我实现的保证,而是我们幸福的必要条件。

“自我价值观是我们对自己建立的看法。”布兰登这样描述道,因为它影响了我们对自己的行为。稳定的自我价值观表现在,能够照顾好自己,知道什么能帮助一个人,知道人们需要什么,以及如何去实现它。要做到这一点,人们需要找到真正的自我、自己的需求和强项。

一旦人克服了内心对感知某些事物的禁止,接触就能相对迅速地建立起来。如果他能自我感知和自我承认,他很快就会接触到自己的愿望和感受:我有权感受到我的感觉,并成为自己。这种权利对于自恋的人来说至关重要。

自我意识通过积极的反馈和赞美而增加,这是许多自恋的人难以接受的。一个人自恋者试图取悦尽可能多的人,但当别人承认他时,他却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产生的第一个反应是别人在贬低他:“他根本不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否则他就不会这样说了。”

于是,积极的反馈也被认为是在贬低他,就像消极的反馈一样。

只有真正接受他人的认可才能察觉到与此有关的真实感受,激发快乐和感激之情。

在日常生活中必须要学会的一种实用的做法是,当有人赞扬或肯定你的时候,你只要简单地说声“谢谢”就行了。

这种感激能阻止听到赞扬后立即会产生的自我贬低,它有助于人接受这种赞扬,也给出一定的时间让人思考一下自己确实做得很好的地方。

“收集金叶子”是另一种让人注意到自己现在很成功的途径。

由于理想太远大,所以只要没有取得非常了不起的成功,许多积极的想法和行为都不会被察觉到。

收集金叶子就是每晚临睡前至少要列举当天做得很好的、你喜欢自己的事,你所经历的美好。这增强了人们观察自己身上和生活中美好事物的能力,增强了自己的自尊。

此外,从旧有的、消极的观念、禁令、戒律中解脱出来,也是自我接纳的一种。

这些东西从儿童时代就已在大脑中建立,至今一直作为理想的观念,就像一件束缚性的紧身衣,迫使当事人做出更多更好的成就来。

抛弃这种理想的观念,对许多自恋的人来说,意味着一种极大的不安全性,因为他们正是通过这种完美主义的观念来补偿内心的不稳定性。诸如“我可以犯错”或“我可以是平庸之辈”之类的宽慰之词,对于告别理想化可能是有益的。听到这些话,这些人会觉察到自己经常处于压力下的痛苦。于是,他们就开始在更多的时间里不驱使自己去做这做那,而是给自己以更多的平静,让自己休养生息,而这一切过去通常只在度假时才能享受到。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必须放弃自大。“如果你不是十全十美将会怎么样”的问题,会直接导致他们产生自己不值得爱或者甚至连生存资格都没有的感觉。

允许你自己做自己,然后你可以对他人敞开心扉,为自己而战。

这句话对许多人有帮助:“做我自己很好。”它意味着一种内心贬低和必须与众不同的压力的代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句话会成为思考的一部分,并朝着积极方向影响着自尊。

如果旧的伤害被安抚,对自己、对自己的身体和其他人的态度发生了积极的变化,人们就会越来越强烈地想向别人展示她真实的自我。

此时,对外的面具的重要性降低,这有利于其内心世界的发展。人变得更柔软,不再负重前行,而是更开放地接触。

内心上,他更稳定、更自主,即使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他也能够清晰地思考。他培养了与他人亲密接触的欲望,并带着信任参与到关系中。他们的积极自我接纳体现在自我重视和自我接受上。


本文整理自《不稳定的自尊:女性的自恋人格与自卑感》,作者贝贝尔·瓦德茨基

Daily

Vol.71 成为奇迹创造者,为真正热爱的事情做工

2022-12-5 9:46:01

Daily

Vol.73 度过情绪的雨天:恢复情绪平衡的6个步骤

2022-12-7 8:34:1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