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禅师:疗愈内心的内在小孩

本文节选自一行禅师《与自己和解,治愈你内心的内在小孩》

我们返回自己内心,给受伤的内在小孩以关爱,聆听他说话。内在小孩的快乐,就是我们的快乐。

作为孩童,我们非常脆弱,很容易受伤。来自父亲的一个严厉的眼神可以令我们很不开心,母亲一句措辞强烈的话语可以在我们的心中造成难以愈合的伤口。作为孩童,我们有很多感受,但难以表达。我们不断尝试,有时,即使我们找到了可以表达的语句,在我们周围的成人也听不到。他们不听,或者不让我们表达。

我们可以返回自己内在的“家”,与自己的内在小孩讲话,聆听内在小孩并直接给他回应。我一直在这样做,即使我从父母那里获得了爱与关怀,这个修习仍然给予我很大的帮助。那小孩还在那里,或许仍深受伤害。我们忽略内在小孩太久了,是时候返回内在,抚慰、关爱、照顾这个内在的小孩了。

观想内在的小孩

这个观想可以坐着或者行走的时候练习,重要的是找一个安静、舒适的地方,让你觉得放松,至少有五分钟不会受到干扰。当你吸气和呼气的时候,你可以对自己说这些话:

  • 吸气,我看到自己是一名五岁的小孩。
  • 呼气,我对内在的五岁小孩慈爱地微笑。

最初你可能希望讲完整个句子,之后你可以只用主要的字句:

  • 我,五岁小孩。
  • 慈爱地微笑。

内在的五岁的小孩需要很多慈爱与关注。如果我们每天能够用几分钟坐下来修习这项观想,将会对你产生很大的作用,非常有疗效,能给予你慰藉。因为我们内在的五岁小孩还是很活跃,非常需要关爱。

通过承认内在小孩的存在,与他沟通,我们能够看到小孩在回应我们,他(她)开始觉得好些了。当他感觉良好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好多了,开始有了自在的感觉。

不单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父母也会如同小孩一般受到伤害。即使已经成人,他们也时常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痛苦,因此他们也会令自己的内在小孩受苦。

他们是自己痛苦的受害者,他们的内在小孩也成为他们痛苦的受害者。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转化内在的痛苦,我们将会把自己的痛苦传递给下一代。所有的父母都曾是五岁的小孩,脆弱,易受伤。

在我眼中,父亲和我不是两个真正分离的个体,我是他的延续,父亲在我的心中。帮助在我心中的五岁男孩——父亲,就是在同一时间帮助我们两人;帮助仍然在我之内的五岁女孩——母亲,就是帮助她转化,成为自在的人。我就是我的母亲的延续。那名曾经受过很多伤害,承受很多痛苦的小女孩,她仍然在我的内心深处。

如果我可以转化和疗愈内在的父亲与母亲,我同样可以帮助身外的父母。这个观想孕育的慈悲与理解不仅能令自己直接受惠,而且令我们父母的内在小孩同样受惠。

关于理解,我们讲了许多,有比我们所讲的更深入的理解吗?当我们微笑,我们知道,我们是为母亲与父亲微笑,帮助他们释放痛苦。如果我们能够如此修习,那么那些令人烦恼的问题都会变得没有意义,例如:我是谁?我的母亲真的要我吗?我的父亲真的要我吗?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我们无需返回自己的出生地(爱尔兰或者中国或者其他地方)寻找自己的根。我们只需接触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就能感受到:我们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的祖先都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之中,甚至存在于我们身体内的细菌之中。

所有祖先、所有众生以及被称为“非众生”的,已经给予我们觉悟性的理解。

我们就是父亲也是小孩,有时我们展现为父为母,有时我们展现为孩子。当芭乐出生的时候,就有芭乐种子在它里面,所以它同时也会成为母亲或者父亲。

我们可以如此修习:

  • 吸气,我看到父亲是五岁小孩。
  • 呼气,我向五岁小孩——我的父亲微笑。
  • 父亲,五岁。
  • 慈悲地微笑。

成为父亲之前,你的父亲曾经是五岁的孩子。作为五岁的男孩,他很脆弱,很容易被你的祖父或祖母或者其他人伤害。因此,如果有时候他很粗暴,或者不可理喻,可能是因为他内心的五岁小孩曾经受过这样的对待,也可能在他年幼的时候曾经受过伤害。

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或许你就不会再向父亲发怒,你会对他生起慈悲之心。如果你有父亲五岁时候的照片,你可以看着照片进行观想。看着五岁时候的他,随着吸气和呼气,你会看到五岁的小孩还在父亲的心中,也在你的心中。

当你的母亲还是五岁的时候,她同样脆弱,易受伤害。她可能很容易就忘却了受过的伤害,也可能因为没有老师或者朋友的帮助,而使伤口与痛楚仍留在她之内。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母亲会对你不够仁慈。如果你可以看到母亲是一名脆弱的五岁女孩,你会很容易慈悲地原谅她。这名五岁的小女孩,一直在你母亲的内心,也在你的内心。

  • 吸气,我看到母亲是五岁小孩。
  • 呼气,我向五岁女孩——我的母亲微笑。
  • 母亲,五岁。
  • 慈悲地微笑。

如果你是年轻人,修习疗愈你的内在五岁小孩很重要。不然,当你有了孩子,你会将你的受伤小孩传递给你的孩子。如果你现在已经在传递你的受伤小孩给你的儿子或者女儿,也不算太迟。你现在就要开始修习,疗愈自己的内在小孩,同时帮助你的子女疗愈你已经传递给他们的受伤小孩。

所有人,父母以及孩子,都可以一起修习疗愈在自己以及子女内心的受伤小孩。这是一项迫切的修习。如果我们能够成功修习,就能够重建我们与家人之间的沟通,取得相互的理解。

我们也在自己孩子的内心,我们也会将自己完整地传递给他们。我们的子女是我们的延续,我们的子女就是我们自己。他们将会把我们带到遥远的未来。如果我们能在闲暇时,以慈悲之心善解人意地关爱我们的孩子,他们将能获益,也能为自己、为他们的孩子以及未来的后代建立更美好的未来。

聆听内在的小孩

为了照顾好自己,我们需要返回内心,照顾内心的受伤小孩。你需要修习每天返回照顾你内在的受伤小孩,温柔地拥抱他或者她,像一个大哥哥或者大姐姐。

我们一定要聆听内在的受伤小孩,他当下就在我们心灵之内,我们此刻就可以治愈他。“我亲爱的受伤小孩,我为你在此,准备好聆听你的诉说。请告诉我,你所有的痛苦,你所有的苦楚。我在这里,倾心聆听。”我们拥抱内在的小孩,必要的话,与他一起哭泣,这可能会在我们静坐的时候发生。我们也可以在树林里这样做。当你懂得回顾内在的小孩,每天用五至十分钟这样聆听,疗愈的效果就会显现。

我们之中有些人正在修习这个方法,经过一段时期后,他们的痛苦得到减退以及转化。如果我们这样修习,将会看到自己与别人的关系转好,将会看到自己的内在保留了更多的爱与安宁。

对内在的小孩说话

你的内在小孩与你并非是完全分离的两个人,但也并非一人,你们互相影响。作为成人,你可以修习正念,邀请内在小孩与你一起修习。内在的小孩与成为成人的你同样真实。就像玉米的种子真实地存在于玉米树中一样,它还在那里,不是过去了的事情。如果玉米树知道自己与玉米的种子是一体的,它们就可以对话了。如果我们有回到过去的倾向,令自己活在痛苦的回忆中,那么当下就要觉知:我们与内在小孩一起回到了过去,再次体验了同样的经历,那种恐惧的感觉以及内心的欲望。返回过去的痛苦记忆会成为习气,我们不想这样做,因为这样做没有用。

我们应该做的是与内在的小孩对话。我们邀请他显现,熟悉当下时刻的生命,安住在当下。这是一种修习,也是一种训练。当我们安住当下,便不会为过去造成的伤痛受苦。在当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美妙、正面的条件。我们拉着内在小孩的手一起玩耍,深深地接触生命的美妙,这就是修习。由于我们有追忆过去的自然倾向,有时我们需要他人支援,若是此刻有信任的人帮助我们,修习会更容易。

所有的欲望都是我们追求安全的原始欲望的延续。内在的小孩会持续忧虑,感到恐惧,但在当下其实对我们并没有困难,也没有威胁。如果当下不存在问题,我们就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要持续担心和害怕呢?我们要传递这个智慧给内在小孩,令内在小孩明白,他已经无需再害怕。

我们可以独自上山,走在梅子树或者是葡萄树之间,与内在小孩对话。我们可以说:“我亲爱的小弟弟,我知道你在受苦。你是我的内在小孩,我就是你。我们已经长大,不需要再害怕。我们很安全,也有方法保护自己。来,和我一起,安住当下。不要让过去囚禁住我们。来,拉着我的手,让我们一起步行,一起享受当下每一步。”

我们应该真正地与内在小孩讲话,讲出声来,不仅是想,而是做。你或许会想每天都与你的内在小孩讲话,这样做的话,疗愈就会出现,你的内在小孩就会出现在你的人生中,与你一道行走。我们可以与内在小孩讲话,拉他的手,带他到当下,在此时此地享受人生。

如果我们用十五分钟这样与内在脆弱的小孩讲话,将能发现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原始恐惧。就像煮一壶水,水滚了,蒸汽会推动壶盖。如果我们移除盖子,蒸汽就会从壶里散发,问题就不存在了。蒸汽不再制造压力,因为它已经被释放了。

同样,如果我们与内在的小孩讲话,以觉知的光芒接触儿时的原始恐惧,疗愈就由此开始了。我们需要安抚内在的小孩,虽然那恐惧感是真实的,但已没有了存在的基础。我们已经是成人了,可以保护与守护自己。

帮助内在小孩释放痛苦

我们需要跟内在的小孩讲话,让内在的小孩说话,让他表达自己,这同样重要。如果我们没有机会在儿时表达自己,那就现在给内在小孩表达自己的机会。

拿两个坐垫,面对面放好,自己坐在一个坐垫上望着对面。想象坐在对面的,是一名三至五岁的小孩,然后跟他讲话:“我的亲爱的内在小孩,我知道你在那里。你受伤害,我是明白的,你经历了很多痛苦,我知道这是真的,因为我就是你。但现在我以成人的你与你讲话,我想告诉你,生命是美妙的,有许多清新与疗愈的元素。让我们不再沉溺在过去的痛苦之中,不再一次又一次地活在过去,体验过去的痛苦。如果你有什么要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然后你坐到另一个坐垫上。你坐着,或者躺下如一名三岁的男孩或女孩,以小孩的语言讲话。你可以抱怨,抱怨你的脆弱、无助,你无法做任何事。你很害怕,迫切需要有大人陪伴。你尝试表达,通过扮演内在小孩的角色表达。如果有情绪显现,又有恐惧出现,那是好的。因为你感觉到了真正的恐惧,感觉到真正的渴求,希望有人可以亲近你,保护你……

然后你转到另一个坐垫,说:“我听到你的话了,我的内在小孩。我完全明白你的痛苦。但你知道,我们已经长大,已经是成人了。现在我们能够保护自己了,我们甚至可以向警察求救,阻止其他人做我们不想做的事情,而我们能够做任何事,不需要成人帮助,不需要任何人帮助。我们的内在非常完满,不需要其他人帮助我们成为自己。曾经,我们倾向相信,必须有一个人来扮演我们的母亲或者父亲的角色,但那只是感觉,并不是事实。我已经获得体验,我们内在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实现自我,并不需要另外一个人同在,就让我们安享放松与自在吧。”

如果你喜欢,你无需转换坐垫或者讲出声音来。如果你这样每天与你的内在小孩对话五分钟或者十分钟,疗愈就会显现。

写信给你的内在小孩

你可以写一页、两页或者三页长的信给你的内在小孩,告诉他,你知道他的存在,你愿意做任何事帮助他治疗内心的伤痛。写了几封信给内在小孩后,你可以留意,内在的小孩是否有什么要写给你的。

与内在小孩分享喜悦

另一个方法可让我们的内在小孩感到安全,就是邀请内在小孩显现与我们一起,在当下玩乐。当你攀爬一座美丽的山峰时,邀请内在小孩与你一起攀爬;当你观赏美丽的日落时,邀请他与你一起欣赏。如果你持续几个星期或者数月这样做,内在受伤的小孩就能够体验到疗愈。

帮助朋友疗愈内在的小孩

如果在童年时曾受过严重伤害,我们很难再信任与爱别人,也很难接受爱进入我们。但在这个修习之中,我们需要接受劝告,返回自己的内心,照顾内在的受伤小孩。虽然这很难做到。

因此,我们需要指引,被告知如何做,才不会让内在的痛苦淹过头顶。我们需要修习培育正念,让正念更有力量。朋友的正念能量也可以帮到我们。第一次返回内心接触受伤小孩的时候,我们需要一名或两名朋友——特别是修习得很好的朋友,坐在我们身旁,给我们支持,给予我们正念与能量。当坐在我们旁边的朋友握着我们的手的时候,我们就融合了他或者她的能量,返回内在,拥抱我们内在的受伤小孩。

Essay

彼得·德鲁克:如何提升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

2022-9-29 22:46:05

Essay

津巴多时间观疗法:让时间治愈一切

2022-10-3 8:37:1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