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1 工作的真相:通过组合式工作创造丰盛人生

我们每天花在工作上至少8个小时,我却很少真正去思考工作的本质,以及未来工作的种种可能性。工作除了意味着赚钱,实现意义,还有什么价值。今日读到查尔斯·汉迪的《非理性时代》,通过「组合」的视角重新看待和改造工作模式,非常有启发。我们不应只靠工资工作一条腿走路,计费工作值得早早探索挖掘,家庭工作、学习工作也要兼顾,以及我们如何规划未来退休时的工作模式,看看管理大师汉迪是怎么论述「工作组合」的。


要全面改造工作,我们需要用一个词。这个词就是组合(Portfolio)。组合有艺术家组合、建筑师组合和股票组合。组合是各种分项的集合,但这个集合要有一定的主旨,因为整体毕竟大于部分之和。股票组合追求一种平衡,将风险和保障、收入和长期利益合乎比例地结合;艺术家组合表现的则是一个天才的多方面才艺。

工作组合描述了我们生活中的各种工作是如何融合并形成一个平衡的整体的。福斯特(Forster)称那些生活只有单一维度的人为“扁平人”(Flat People),而他喜欢全面的人。我把这些全面的人称为“组合人”(Portfolio People)。如果你要问他们都在忙些什么,回答会是:“要是全部都说的话,那可得费不少时间,你想听哪部分呢?”由于组织形态的改变,早晚有一天我们都将成为组合人,这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

组合的类别

工作组合有5种主要类别:两种有偿工作(Paid Work):工资工作(Wage Work)和计费工作(Fee Work);三种无偿工作(Free Work):家庭工作(Home Work)、义务工作(Gift Work)和学习工作(Study Work)。

它们的定义和区别都很清楚,最重要的是有偿工作和无偿工作间的区别。无偿工作在组合中通常会被忽视。

工资工作依据时间计酬,计费工作依据结果计酬。公司员工做的都是工资工作,专业人士、手工艺人和自由职业者做的是计费工作。计费工作大多作为组织外的工作,但现在组织内也有员工在获得工资的同时获得额外报酬(比如红利)。

家庭工作包括在家所做的所有事情,煮饭洗衣、照看孩子、房屋维修、购物,等等。不管你做的时候是心甘情愿,还是不情不愿,这些也都是工作。

义务工作指在家外所做的无偿劳动,像为慈善组织、当地团体、邻居或是社区提供的服务。

学习工作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不能算消遣。运动训练和技能训练是学习工作,学习外语和外国文化是学习工作,整天阅读书籍为自己写书做准备也是学习工作。

在过去,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工作组合只有一项内容,至少对于男士们是这样。仔细想想,这真是一个高风险的战略。极少有人会将所有的钱做同一项投资,但大家却都将自己的生活投入到一份资产当中。那份资产便是工作。它必须超负荷运作,因为我们在它身上寄予了太多的期望:工作本身需要有趣且令人满足,会遇到有意思的人,公司经营良好,会给人安全感和丰厚的酬劳,能提供发展机会且能实现提升。多年来人们想要从工作中获得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可惜问题也是始终如一的,那就是人们都想在单独一份工作中满足所有愿望。难怪那么多人都大失所望。

对于三叶草组织核心中的人们,情况不会有明显的改变。核心工作的压力进一步增大,更需要高度的投入,因此一项内容就快要将工作组合挤爆了。根本没有空间可以留给其他的事情了。只要是人在核心,那么哪怕是偶尔为家里做点事情或是娱乐一下也绝无可能。

但那50000个小时所传达出的信息是很清楚的,核心中异常忙碌的工作并不会维持很久,不仅达不到过去的年限,也达不到任职者所期望的年限。我们必须认识到,未来知识型组织中那种对身体有着很高要求的职位都会需要年轻人。任何职业都有黄金期,过了黄金期就会走下坡路,游泳运动员是将近20岁开始走下坡路的,网球手是接近30岁,棋手是30岁,记者是40岁,有谁知道超过而立之年的外汇交易员会怎样?

会有一些人到了衰退期后依然光彩夺目,但那只是特例,多数人都会在光环中引退,成为后起之秀的教练、导师或是管理者,起到智囊的作用。可是智囊是个兼职角色,我有一位朋友的合伙人就对他说:“约翰,我们非常看重你的智慧,也希望有你在我们身边,希望你每星期二来公司。”优秀的网球手并非都能成为优秀的教练,这一点已被证明。在一些以人才为唯一资产的组织(例如广告公司、咨询公司和设计公司)中,工作精力旺盛的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人,外加一些“只在星期二工作”的智囊型人才。

对于核心人物,工作组合只在退休后才得以展开。他们遇到的最困难的转变就是,从只有一项内容的组合转向包含各种内容的组合,而不是空无一物的组合。转变通常是一个很个人化的、非连续性变化,此时往往可以加上点颠覆性思维。可惜,太多的核心人物都希望一以贯之地继续他们所唯一了解的工作理念,即组织中的全职工作,最好是工资工作。

有一天,威廉来找我。他48岁,是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高级会计主管、董事会成员。董事会主席刚刚跟他说大家认为他该“动一动”了,要他在年底前离开公司,但可以领取一年的薪水,他的公务用车送给他,还有其他一些东西。作为解聘礼物,这已经够慷慨的了。

“我要再找份工作,”威廉说,“你有什么建议?”

“你擅长什么呢?”我问。

“真的不知道。大概就是在广告公司里管理财务部吧。”

“咱们不如这样试试看,”我说,“找20个了解你的人,工作中的伙伴或生活中的朋友都行。让他们说出认为你做的最出色的一件事。不用批评你的个性,只要说一件他们通过亲身体验觉得你做的最好的事就可以了。”

“好吧,我试试。”他说。

对于他,做这件事很难,毕竟他是个沉默寡言的英国人。但两个星期后他又来了,看上去既迷惑,又快乐。“这就是20件事的单子,”他说,“其中有一些很让人吃惊,但说来好笑,就是没有一个人提到管理财务部。”“也许你真的该动一动了!”我说,而他毫无笑容。我们仔细地阅读那张列表,讨论了不少他可以发挥才华的途径,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事情,如做一些商业投资、参加志愿活动、教教书、自己学习,或是写些东西。可这些哪一样也算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全职工作,他仍然没有露出笑容。

最后,他还是回到了广告业,倒是不做会计主管了,而是在另一家小一些的公司做行政主管。这是严格意义上的工作,不过用不了两年他肯定还会来找我。也许到那时他会同意,一份广告业的全职工作并不是展示他各方面才华的唯一途径和最佳方法。

对于那些现在身处组织核心的人,非连续性变化很可能在50岁中期到来,而他们的子女极可能刚过50岁甚至更早就遭遇到非连续性变化。那时他们将不会有许多核心工作可供选择,不管愿意与否,离开核心后的员工必须过一种组合式生活。什么工作都没有也是不行的,长期失业的人都会向你证实这一点,那样的生活没有意义。全然沉浸在回忆中的人很快就会被生活抛弃。

趋势已经开始改变了,现在的人们可以平静地谈论“提早退休”了。以前对于很多人来说,工作的终结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但现在你可以听到许多人吹嘘自己如何“争取到提早退休”。这个词已经成了表示放松或走向新可能的专业用语。

要是你问这些人退休后干什么,他们不会回答说继续做挣工资的工作,但还是不会闲着,比如做一些小小的无偿工作,重拾某些爱好,或是发展新事业。他们可以帮忙料理家务,照看孩子(家庭工作),还可以培养新兴趣(学习工作),他们没把这些当做工作,但我们还是应该将其视为工作。他们创立了新组合,从而改变自身以及生活。提早退休这个词其实并不适合他们。

另一些人会有不同的组合平衡点。不是每个人都想一周工作45个小时或是更长。再者从统计学角度看,还有半数的从事有偿工作的人无法长时间工作。他们的组合更加多样化。有时可以是两份或更多的兼职工作,有时他们可以通过做家务来节省开支,而不用去外面挣钱。家务劳动经常也是自费的计费工作的一种形式。在很多人看来,不太重的计费工作和为自己工作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通过这些部分赚取的“额外”零用钱可以用来为孩子买礼物或者用于度假。

很多妇女成家后就得放弃有偿工作而从事无偿工作。随便哪个女人都会告诉你,不管你有多喜欢照料自己的家,家就是工作。很多妇女都要求社会承认这一点,想要用算账的方法来把一切都摆到明处,但这却颠覆了有偿工作才算工作的观念。现在,随着男人们对工作组合的调整,越来越多的妇女可以在自己的工作组合中加入有偿工作了。各种组织对妇女及其技能的需求会逐步增加,而新技术和新型组织的兴起,也使得妇女们能够从事更多的计费工作。

工作组合不是什么新鲜事。小企业有产品组合或客户组合,大企业有小企业组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组织外从事有偿工作,组织内的工作也可能被转移出组织,人们开始追求创立小型独立企业或者说被这种形式所吸引。他们领取的是报酬,不是工资,必须自己发展客户组合和活动组合。

从客户组合或产品组合再往前走一步,很容易地就可以将一些客户视为免费提供服务的客户,将一些产品或活动视为免费的产品或免费提供的活动,因此可以在计划中安排出一周乃至一年的无偿工作。做无偿工作的人在本质上就是组合式工作者,就像有工作的母亲不得不在各种需要时间的事务间周旋,而且虽然钱少了,责任却不会减少。无偿工作同有偿工作一样严肃。

计费工作者懂得组合的道理。水管工、电工、织工、陶工都得像有孩子的妇女那样挤时间。客户太多,留给他们做其他工作的时间太少。当然,客户多也就意味着挣钱多。

组合似乎会随着机遇而增加,但实际上它应该是随着选择而增加才对。我们能够管理自己的时间,可以向有的事说不,可以自己安排轻重缓急。金钱很重要,但腰缠万贯却不一定必要。足够用就可以了。如果不精心挑选,组合就会变得太满。现代生活的悖论就是人们为了休闲而忙碌个不停。

统计一年中(一周中)有多少天(小时)用在了组合中的各个分项上,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作为一个已经到了人生第三阶段的专业人士,我的组合是这样的:150天的计费工作(比例不等,包括管理工作、文字工作、与客户进行断断续续的会议)、50天的义务工作(为各种协会、社会团体和组织服务)、75天的学习工作(保证工作紧跟社会发展)、90天的家务劳动和休闲(很难区分二者)。

90天的家务劳动和休闲看上去很多,可要知道大多数人的假期都是137天(52个周末+5周的假日+6个公共休息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组合式生活的危险之处却在于工作太多,因为再也没人说“今天不是工作日”了。

钱从哪儿来

钱的来源始终是组合设计的焦点。答案自然是从组合的部分中来。组合式工作者认为,来自组合的钱不算薪水。这些钱从不同的地方陆陆续续地进来,可能是一小笔年金、一笔兼职的报酬、一笔收到的费用,或是一笔货款。

组合式工作者靠现金流而不是薪水过活,永远谋划着如何获得充足的进项来满足支出,而这两者又总在变动。开出发票,而后马上收到现金,很多小企业就是这样运转的,组合式工作者也一样。

组合式收入是一种思维方式。组合式工作者想到的办法就是互通有无。他们交换房子度假,相互照看孩子,出借花园里的工具换取一些果实,提供免费住宿换取一位秘书的协助工作。组合式工作者明白,绝大多数的技能只要想卖就能卖。假如你喜欢设计房子,你可以给别人设计;假如你喜欢给狗拍照,你可以给别人的狗拍;假如你喜欢开车,你可以给别人跑腿。如果需要钱,这些都可以收费。这种收费可多可少,自己觉得合适就行。可以在第一次出售时少收点,如果很有自信就多收点,如果你根本就不在乎,收不收都无所谓。对组合式工作者来说,爱好也能成为微型生意,烹饪就是技术,栽种的果蔬就是商品。

可售技能和微型生意都是组合式工作者的资金来源。如果没有技能,那就得赶紧去学,最好在经营前就获得。这种进项几乎已经成了合法的非正式收入,不申报纳税才不合法,其他倒是没什么问题。它发展得很快,或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每个国家的国民收入在核算时会有很大的差距,即实际支出和自报收入之间的缺口。仅在美国,这一缺口就达到近100亿美元。组织外工作和非正式工作所引起的后果正在显现出来。

Daily

Vol.50 记录三个幸福时刻:对抗“消极偏见”的有力手段

2022-11-14 8:25:50

Daily

Vol.52 重新思考:真正深入去看问题,总会有新发现

2022-11-16 8:40:17

搜索